马会传真开奖结果-最新正版网站

【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内蒙矿企事故追责作者:张翼燕(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当前,科技创新已成为应对经济社会挑战的重要手段,各国均积极应对,从宏观、中观和微观层面,在战略政策、目标设定、措施执行等方面,不断探索和发展,以最大化实现科技创新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科技创新战略把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作为重要方向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的科技战略中,科技发展仍是其重要但已非唯一方向,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成为新增的方向。培育新产业、创造新就业,就应对社会挑战提出具体的政策指导原则和目标,是当前各国科技创新战略的重要内容,日本和韩国的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德国的高技术战略、欧盟的框架计划等,无不体现了这一特点。●案例一日本科技创新政策的历史变迁,与社会经济动向紧密相关。由于美日贸易战的爆发,1985年广场协议签署后,日本采取了量化宽松政策。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经历了“失去的十年”,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民间部门研发投资逐渐缩减,由政府牵头加大研发投资成为强化产业竞争力的新课题。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提出了“科技立国”国策,在1995年颁布了科学技术基本法,并于1996年开始实施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在此背景下,以往的1~3期“基本计划”都将政策重点放在确保政府研发投资、改革研发体制(扩充博士后人才队伍、改善竞争环境等)、明确研发战略重点、完善研发设施、促进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到了《第4期科技基本计划》,日本所处的国际竞争环境已发生新的变化,迫切需要提升国际竞争力,推动社会变革。为此,日本政府将研发重点从“以科技领域为主”转变为“以解决问题为目标”。计划开篇就强调创新的重要性,“科技创新政策”的表达形式首次出现。在《第5期科技基本计划》中,日本政府明确将科技创新政策定位为发展经济、社会及公共事业的主要政策,并加以大力推进。面向未来产业创造和社会变革,日本提出了建设“世界上最适宜创新的国家”,打造丰富人们生活的“超智能社会”,深化科技创新和社会的关系。●案例二“高技术战略”是德国的一项综合的、所有政府部门全面参与的国家战略,旨在通过结构性的、更大力度的提升德国经济中研究和创新的含量,保持其在全球竞争中的地位。2006年高技术战略首次发布,提出了17个具有市场潜力的具体科技领域。随着“新高技术战略——创新为德国”在2010年和2014年推出以及“研究与创新为人民——高技术战略2025”在2018年推出,高技术战略不断发展,创新理念也开始了全面的变革,不仅包括技术创新,同时包括社会创新。科学、研究和创新领域的活动被视为应对全球社会挑战的能动者。高技术战略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目的是解决当代的重大社会挑战。具体来说,在2010年高技术战略中,德国联邦政府设立了十大未来项目。2014年的高技术战略进一步推进未来项目,并聚焦于六个“优先的未来任务”。今年刚刚发布的高技术战略则针对德国研究与创新政策的未来发展方向,确定了三大行动领域,第一个就是“解决社会挑战”,下设六大主题:健康和护理;可持续、能源和气候;交通工具;城市和乡村;安全;经济和工作4.0。这些未来项目和未来任务的最终目标是:努力寻找能够提高生活质量、保护生存基础、保障德国经济在全球主要市场占据竞争优势的系统化解决方案。科技与创新政策的前瞻研究植根于经济社会愿景研究与创新成果要对社会经济发挥充分影响,通常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在确定科技创新政策的方向时,通常立足于长远视角,从社会经济出发,开展前瞻性研究。欧盟近期开展的项目《地平线转折——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展望》,植根于社会经济背景,研究2035—2040年欧洲研究与创新的需求和机遇。报告先假设2035—2040年的社会经济情况,从“卫生”“安全与适应”“气候与能源”“环境与生态资源和服务”“城市化”“创新加速:人和技术会聚”“全球政治和社会背景”等7个领域出发,设想了欧洲的未来,描绘了19个经济社会的目标情境。要实现这些情境,研究与创新是重要抓手。因此,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以此为参考框架,并将其中一些研究方向在第9框架计划中予以考虑。日韩等国家在制订《科学技术基础计划》时,采用技术预测的调查结果,以此选定未来国家核心关键技术,并提供配套政策措施。技术预测同样基于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以韩国第5次技术预测为例,工作组首先收集国内外最新的未来展望资料并进行分析,推导出经济社会发展的五大发展方向和40个发展趋势。接下来从中挑选出对韩国社会经济影响较大的100个问题,对相关的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需求进行分析。由此确认到2040年需要开发的未来技术。重大使命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方式兴起当前,以经济社会重大使命为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政策正在以欧盟为代表的主要国家和地区兴起。这是因为,创新既有速度也有方向,使命导向提供了一种控制和引导研究和创新力量的方式,不仅可以刺激经济活动和经济增长,还可以找到创新的解决方案来应对最紧迫的挑战。欧盟把使命导向政策作为新的研究与创新框架计划“地平线欧洲”的着力点之一。实行使命导向型研发创新政策,将改变欧盟以往纵向主题过于宽泛、资助项目量大分散、筒仓效应明显的局面。欧盟使命导向研发创新的选择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共有五大标准。其中首个标准即是:“具有广泛社会意义”。使命应向公众明确表明,通过在欧盟一级开展雄心勃勃、大胆果敢的行动,能探索出解决人们日常生活挑战的方案。使命必须与社会关键挑战如可持续性、不平等问题、健康、气候变化、提高国家福利质量等问题相关。使命不能仅与某个成员国的民众相关、也不能仅与欧洲的一小部分人相关,而是应该惠及或鼓舞大部分欧洲人。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2030——创新促进繁荣》中指出,未来几十年,国家将会面临经济、地缘政治、环境和社会上的重大挑战。澳政府将迎来启动一系列“国家使命”项目的机遇,由政府推动大规模举措以应对重大挑战。澳大利亚创新和科学理事会建议:设立“基因组学与精准医疗国家使命”项目,推动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最健康的国家;确定一个框架,继续遴选和执行其他“国家使命”项目,潜在项目包括:恢复珊瑚礁——保卫大堡礁2030项目、氢能城市项目。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郑恺苗苗同框

作者:张翼燕(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当前,科技创新已成为应对经济社会挑战的重要手段,各国均积极应对,从宏观、中观和微观层面,在战略政策、目标设定、措施执行等方面,不断探索和发展,以最大化实现科技创新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科技创新战略把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作为重要方向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的科技战略中,科技发展仍是其重要但已非唯一方向,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成为新增的方向。培育新产业、创造新就业,就应对社会挑战提出具体的政策指导原则和目标,是当前各国科技创新战略的重要内容,日本和韩国的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德国的高技术战略、欧盟的框架计划等,无不体现了这一特点。●案例一日本科技创新政策的历史变迁,与社会经济动向紧密相关。由于美日贸易战的爆发,1985年广场协议签署后,日本采取了量化宽松政策。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经历了“失去的十年”,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民间部门研发投资逐渐缩减,由政府牵头加大研发投资成为强化产业竞争力的新课题。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提出了“科技立国”国策,在1995年颁布了科学技术基本法,并于1996年开始实施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在此背景下,以往的1~3期“基本计划”都将政策重点放在确保政府研发投资、改革研发体制(扩充博士后人才队伍、改善竞争环境等)、明确研发战略重点、完善研发设施、促进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到了《第4期科技基本计划》,日本所处的国际竞争环境已发生新的变化,迫切需要提升国际竞争力,推动社会变革。为此,日本政府将研发重点从“以科技领域为主”转变为“以解决问题为目标”。计划开篇就强调创新的重要性,“科技创新政策”的表达形式首次出现。在《第5期科技基本计划》中,日本政府明确将科技创新政策定位为发展经济、社会及公共事业的主要政策,并加以大力推进。面向未来产业创造和社会变革,日本提出了建设“世界上最适宜创新的国家”,打造丰富人们生活的“超智能社会”,深化科技创新和社会的关系。●案例二“高技术战略”是德国的一项综合的、所有政府部门全面参与的国家战略,旨在通过结构性的、更大力度的提升德国经济中研究和创新的含量,保持其在全球竞争中的地位。2006年高技术战略首次发布,提出了17个具有市场潜力的具体科技领域。随着“新高技术战略——创新为德国”在2010年和2014年推出以及“研究与创新为人民——高技术战略2025”在2018年推出,高技术战略不断发展,创新理念也开始了全面的变革,不仅包括技术创新,同时包括社会创新。科学、研究和创新领域的活动被视为应对全球社会挑战的能动者。高技术战略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目的是解决当代的重大社会挑战。具体来说,在2010年高技术战略中,德国联邦政府设立了十大未来项目。2014年的高技术战略进一步推进未来项目,并聚焦于六个“优先的未来任务”。今年刚刚发布的高技术战略则针对德国研究与创新政策的未来发展方向,确定了三大行动领域,第一个就是“解决社会挑战”,下设六大主题:健康和护理;可持续、能源和气候;交通工具;城市和乡村;安全;经济和工作4.0。这些未来项目和未来任务的最终目标是:努力寻找能够提高生活质量、保护生存基础、保障德国经济在全球主要市场占据竞争优势的系统化解决方案。科技与创新政策的前瞻研究植根于经济社会愿景研究与创新成果要对社会经济发挥充分影响,通常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在确定科技创新政策的方向时,通常立足于长远视角,从社会经济出发,开展前瞻性研究。欧盟近期开展的项目《地平线转折——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展望》,植根于社会经济背景,研究2035—2040年欧洲研究与创新的需求和机遇。报告先假设2035—2040年的社会经济情况,从“卫生”“安全与适应”“气候与能源”“环境与生态资源和服务”“城市化”“创新加速:人和技术会聚”“全球政治和社会背景”等7个领域出发,设想了欧洲的未来,描绘了19个经济社会的目标情境。要实现这些情境,研究与创新是重要抓手。因此,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以此为参考框架,并将其中一些研究方向在第9框架计划中予以考虑。日韩等国家在制订《科学技术基础计划》时,采用技术预测的调查结果,以此选定未来国家核心关键技术,并提供配套政策措施。技术预测同样基于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以韩国第5次技术预测为例,工作组首先收集国内外最新的未来展望资料并进行分析,推导出经济社会发展的五大发展方向和40个发展趋势。接下来从中挑选出对韩国社会经济影响较大的100个问题,对相关的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需求进行分析。由此确认到2040年需要开发的未来技术。重大使命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方式兴起当前,以经济社会重大使命为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政策正在以欧盟为代表的主要国家和地区兴起。这是因为,创新既有速度也有方向,使命导向提供了一种控制和引导研究和创新力量的方式,不仅可以刺激经济活动和经济增长,还可以找到创新的解决方案来应对最紧迫的挑战。欧盟把使命导向政策作为新的研究与创新框架计划“地平线欧洲”的着力点之一。实行使命导向型研发创新政策,将改变欧盟以往纵向主题过于宽泛、资助项目量大分散、筒仓效应明显的局面。欧盟使命导向研发创新的选择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共有五大标准。其中首个标准即是:“具有广泛社会意义”。使命应向公众明确表明,通过在欧盟一级开展雄心勃勃、大胆果敢的行动,能探索出解决人们日常生活挑战的方案。使命必须与社会关键挑战如可持续性、不平等问题、健康、气候变化、提高国家福利质量等问题相关。使命不能仅与某个成员国的民众相关、也不能仅与欧洲的一小部分人相关,而是应该惠及或鼓舞大部分欧洲人。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2030——创新促进繁荣》中指出,未来几十年,国家将会面临经济、地缘政治、环境和社会上的重大挑战。澳政府将迎来启动一系列“国家使命”项目的机遇,由政府推动大规模举措以应对重大挑战。澳大利亚创新和科学理事会建议:设立“基因组学与精准医疗国家使命”项目,推动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最健康的国家;确定一个框架,继续遴选和执行其他“国家使命”项目,潜在项目包括:恢复珊瑚礁——保卫大堡礁2030项目、氢能城市项目。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雷神暂离好莱坞【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作者:张翼燕(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当前,科技创新已成为应对经济社会挑战的重要手段,各国均积极应对,从宏观、中观和微观层面,在战略政策、目标设定、措施执行等方面,不断探索和发展,以最大化实现科技创新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科技创新战略把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作为重要方向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的科技战略中,科技发展仍是其重要但已非唯一方向,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成为新增的方向。培育新产业、创造新就业,就应对社会挑战提出具体的政策指导原则和目标,是当前各国科技创新战略的重要内容,日本和韩国的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德国的高技术战略、欧盟的框架计划等,无不体现了这一特点。●案例一日本科技创新政策的历史变迁,与社会经济动向紧密相关。由于美日贸易战的爆发,1985年广场协议签署后,日本采取了量化宽松政策。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经历了“失去的十年”,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民间部门研发投资逐渐缩减,由政府牵头加大研发投资成为强化产业竞争力的新课题。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提出了“科技立国”国策,在1995年颁布了科学技术基本法,并于1996年开始实施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在此背景下,以往的1~3期“基本计划”都将政策重点放在确保政府研发投资、改革研发体制(扩充博士后人才队伍、改善竞争环境等)、明确研发战略重点、完善研发设施、促进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到了《第4期科技基本计划》,日本所处的国际竞争环境已发生新的变化,迫切需要提升国际竞争力,推动社会变革。为此,日本政府将研发重点从“以科技领域为主”转变为“以解决问题为目标”。计划开篇就强调创新的重要性,“科技创新政策”的表达形式首次出现。在《第5期科技基本计划》中,日本政府明确将科技创新政策定位为发展经济、社会及公共事业的主要政策,并加以大力推进。面向未来产业创造和社会变革,日本提出了建设“世界上最适宜创新的国家”,打造丰富人们生活的“超智能社会”,深化科技创新和社会的关系。●案例二“高技术战略”是德国的一项综合的、所有政府部门全面参与的国家战略,旨在通过结构性的、更大力度的提升德国经济中研究和创新的含量,保持其在全球竞争中的地位。2006年高技术战略首次发布,提出了17个具有市场潜力的具体科技领域。随着“新高技术战略——创新为德国”在2010年和2014年推出以及“研究与创新为人民——高技术战略2025”在2018年推出,高技术战略不断发展,创新理念也开始了全面的变革,不仅包括技术创新,同时包括社会创新。科学、研究和创新领域的活动被视为应对全球社会挑战的能动者。高技术战略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目的是解决当代的重大社会挑战。具体来说,在2010年高技术战略中,德国联邦政府设立了十大未来项目。2014年的高技术战略进一步推进未来项目,并聚焦于六个“优先的未来任务”。今年刚刚发布的高技术战略则针对德国研究与创新政策的未来发展方向,确定了三大行动领域,第一个就是“解决社会挑战”,下设六大主题:健康和护理;可持续、能源和气候;交通工具;城市和乡村;安全;经济和工作4.0。这些未来项目和未来任务的最终目标是:努力寻找能够提高生活质量、保护生存基础、保障德国经济在全球主要市场占据竞争优势的系统化解决方案。科技与创新政策的前瞻研究植根于经济社会愿景研究与创新成果要对社会经济发挥充分影响,通常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在确定科技创新政策的方向时,通常立足于长远视角,从社会经济出发,开展前瞻性研究。欧盟近期开展的项目《地平线转折——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展望》,植根于社会经济背景,研究2035—2040年欧洲研究与创新的需求和机遇。报告先假设2035—2040年的社会经济情况,从“卫生”“安全与适应”“气候与能源”“环境与生态资源和服务”“城市化”“创新加速:人和技术会聚”“全球政治和社会背景”等7个领域出发,设想了欧洲的未来,描绘了19个经济社会的目标情境。要实现这些情境,研究与创新是重要抓手。因此,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以此为参考框架,并将其中一些研究方向在第9框架计划中予以考虑。日韩等国家在制订《科学技术基础计划》时,采用技术预测的调查结果,以此选定未来国家核心关键技术,并提供配套政策措施。技术预测同样基于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以韩国第5次技术预测为例,工作组首先收集国内外最新的未来展望资料并进行分析,推导出经济社会发展的五大发展方向和40个发展趋势。接下来从中挑选出对韩国社会经济影响较大的100个问题,对相关的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需求进行分析。由此确认到2040年需要开发的未来技术。重大使命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方式兴起当前,以经济社会重大使命为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政策正在以欧盟为代表的主要国家和地区兴起。这是因为,创新既有速度也有方向,使命导向提供了一种控制和引导研究和创新力量的方式,不仅可以刺激经济活动和经济增长,还可以找到创新的解决方案来应对最紧迫的挑战。欧盟把使命导向政策作为新的研究与创新框架计划“地平线欧洲”的着力点之一。实行使命导向型研发创新政策,将改变欧盟以往纵向主题过于宽泛、资助项目量大分散、筒仓效应明显的局面。欧盟使命导向研发创新的选择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共有五大标准。其中首个标准即是:“具有广泛社会意义”。使命应向公众明确表明,通过在欧盟一级开展雄心勃勃、大胆果敢的行动,能探索出解决人们日常生活挑战的方案。使命必须与社会关键挑战如可持续性、不平等问题、健康、气候变化、提高国家福利质量等问题相关。使命不能仅与某个成员国的民众相关、也不能仅与欧洲的一小部分人相关,而是应该惠及或鼓舞大部分欧洲人。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2030——创新促进繁荣》中指出,未来几十年,国家将会面临经济、地缘政治、环境和社会上的重大挑战。澳政府将迎来启动一系列“国家使命”项目的机遇,由政府推动大规模举措以应对重大挑战。澳大利亚创新和科学理事会建议:设立“基因组学与精准医疗国家使命”项目,推动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最健康的国家;确定一个框架,继续遴选和执行其他“国家使命”项目,潜在项目包括:恢复珊瑚礁——保卫大堡礁2030项目、氢能城市项目。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作者:张翼燕(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当前,科技创新已成为应对经济社会挑战的重要手段,各国均积极应对,从宏观、中观和微观层面,在战略政策、目标设定、措施执行等方面,不断探索和发展,以最大化实现科技创新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科技创新战略把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作为重要方向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的科技战略中,科技发展仍是其重要但已非唯一方向,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成为新增的方向。培育新产业、创造新就业,就应对社会挑战提出具体的政策指导原则和目标,是当前各国科技创新战略的重要内容,日本和韩国的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德国的高技术战略、欧盟的框架计划等,无不体现了这一特点。●案例一日本科技创新政策的历史变迁,与社会经济动向紧密相关。由于美日贸易战的爆发,1985年广场协议签署后,日本采取了量化宽松政策。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经历了“失去的十年”,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民间部门研发投资逐渐缩减,由政府牵头加大研发投资成为强化产业竞争力的新课题。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提出了“科技立国”国策,在1995年颁布了科学技术基本法,并于1996年开始实施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在此背景下,以往的1~3期“基本计划”都将政策重点放在确保政府研发投资、改革研发体制(扩充博士后人才队伍、改善竞争环境等)、明确研发战略重点、完善研发设施、促进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到了《第4期科技基本计划》,日本所处的国际竞争环境已发生新的变化,迫切需要提升国际竞争力,推动社会变革。为此,日本政府将研发重点从“以科技领域为主”转变为“以解决问题为目标”。计划开篇就强调创新的重要性,“科技创新政策”的表达形式首次出现。在《第5期科技基本计划》中,日本政府明确将科技创新政策定位为发展经济、社会及公共事业的主要政策,并加以大力推进。面向未来产业创造和社会变革,日本提出了建设“世界上最适宜创新的国家”,打造丰富人们生活的“超智能社会”,深化科技创新和社会的关系。●案例二“高技术战略”是德国的一项综合的、所有政府部门全面参与的国家战略,旨在通过结构性的、更大力度的提升德国经济中研究和创新的含量,保持其在全球竞争中的地位。2006年高技术战略首次发布,提出了17个具有市场潜力的具体科技领域。随着“新高技术战略——创新为德国”在2010年和2014年推出以及“研究与创新为人民——高技术战略2025”在2018年推出,高技术战略不断发展,创新理念也开始了全面的变革,不仅包括技术创新,同时包括社会创新。科学、研究和创新领域的活动被视为应对全球社会挑战的能动者。高技术战略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目的是解决当代的重大社会挑战。具体来说,在2010年高技术战略中,德国联邦政府设立了十大未来项目。2014年的高技术战略进一步推进未来项目,并聚焦于六个“优先的未来任务”。今年刚刚发布的高技术战略则针对德国研究与创新政策的未来发展方向,确定了三大行动领域,第一个就是“解决社会挑战”,下设六大主题:健康和护理;可持续、能源和气候;交通工具;城市和乡村;安全;经济和工作4.0。这些未来项目和未来任务的最终目标是:努力寻找能够提高生活质量、保护生存基础、保障德国经济在全球主要市场占据竞争优势的系统化解决方案。科技与创新政策的前瞻研究植根于经济社会愿景研究与创新成果要对社会经济发挥充分影响,通常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在确定科技创新政策的方向时,通常立足于长远视角,从社会经济出发,开展前瞻性研究。欧盟近期开展的项目《地平线转折——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展望》,植根于社会经济背景,研究2035—2040年欧洲研究与创新的需求和机遇。报告先假设2035—2040年的社会经济情况,从“卫生”“安全与适应”“气候与能源”“环境与生态资源和服务”“城市化”“创新加速:人和技术会聚”“全球政治和社会背景”等7个领域出发,设想了欧洲的未来,描绘了19个经济社会的目标情境。要实现这些情境,研究与创新是重要抓手。因此,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以此为参考框架,并将其中一些研究方向在第9框架计划中予以考虑。日韩等国家在制订《科学技术基础计划》时,采用技术预测的调查结果,以此选定未来国家核心关键技术,并提供配套政策措施。技术预测同样基于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以韩国第5次技术预测为例,工作组首先收集国内外最新的未来展望资料并进行分析,推导出经济社会发展的五大发展方向和40个发展趋势。接下来从中挑选出对韩国社会经济影响较大的100个问题,对相关的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需求进行分析。由此确认到2040年需要开发的未来技术。重大使命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方式兴起当前,以经济社会重大使命为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政策正在以欧盟为代表的主要国家和地区兴起。这是因为,创新既有速度也有方向,使命导向提供了一种控制和引导研究和创新力量的方式,不仅可以刺激经济活动和经济增长,还可以找到创新的解决方案来应对最紧迫的挑战。欧盟把使命导向政策作为新的研究与创新框架计划“地平线欧洲”的着力点之一。实行使命导向型研发创新政策,将改变欧盟以往纵向主题过于宽泛、资助项目量大分散、筒仓效应明显的局面。欧盟使命导向研发创新的选择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共有五大标准。其中首个标准即是:“具有广泛社会意义”。使命应向公众明确表明,通过在欧盟一级开展雄心勃勃、大胆果敢的行动,能探索出解决人们日常生活挑战的方案。使命必须与社会关键挑战如可持续性、不平等问题、健康、气候变化、提高国家福利质量等问题相关。使命不能仅与某个成员国的民众相关、也不能仅与欧洲的一小部分人相关,而是应该惠及或鼓舞大部分欧洲人。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2030——创新促进繁荣》中指出,未来几十年,国家将会面临经济、地缘政治、环境和社会上的重大挑战。澳政府将迎来启动一系列“国家使命”项目的机遇,由政府推动大规模举措以应对重大挑战。澳大利亚创新和科学理事会建议:设立“基因组学与精准医疗国家使命”项目,推动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最健康的国家;确定一个框架,继续遴选和执行其他“国家使命”项目,潜在项目包括:恢复珊瑚礁——保卫大堡礁2030项目、氢能城市项目。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作者:张翼燕(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当前,科技创新已成为应对经济社会挑战的重要手段,各国均积极应对,从宏观、中观和微观层面,在战略政策、目标设定、措施执行等方面,不断探索和发展,以最大化实现科技创新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科技创新战略把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作为重要方向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的科技战略中,科技发展仍是其重要但已非唯一方向,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成为新增的方向。培育新产业、创造新就业,就应对社会挑战提出具体的政策指导原则和目标,是当前各国科技创新战略的重要内容,日本和韩国的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德国的高技术战略、欧盟的框架计划等,无不体现了这一特点。●案例一日本科技创新政策的历史变迁,与社会经济动向紧密相关。由于美日贸易战的爆发,1985年广场协议签署后,日本采取了量化宽松政策。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经历了“失去的十年”,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民间部门研发投资逐渐缩减,由政府牵头加大研发投资成为强化产业竞争力的新课题。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提出了“科技立国”国策,在1995年颁布了科学技术基本法,并于1996年开始实施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在此背景下,以往的1~3期“基本计划”都将政策重点放在确保政府研发投资、改革研发体制(扩充博士后人才队伍、改善竞争环境等)、明确研发战略重点、完善研发设施、促进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到了《第4期科技基本计划》,日本所处的国际竞争环境已发生新的变化,迫切需要提升国际竞争力,推动社会变革。为此,日本政府将研发重点从“以科技领域为主”转变为“以解决问题为目标”。计划开篇就强调创新的重要性,“科技创新政策”的表达形式首次出现。在《第5期科技基本计划》中,日本政府明确将科技创新政策定位为发展经济、社会及公共事业的主要政策,并加以大力推进。面向未来产业创造和社会变革,日本提出了建设“世界上最适宜创新的国家”,打造丰富人们生活的“超智能社会”,深化科技创新和社会的关系。●案例二“高技术战略”是德国的一项综合的、所有政府部门全面参与的国家战略,旨在通过结构性的、更大力度的提升德国经济中研究和创新的含量,保持其在全球竞争中的地位。2006年高技术战略首次发布,提出了17个具有市场潜力的具体科技领域。随着“新高技术战略——创新为德国”在2010年和2014年推出以及“研究与创新为人民——高技术战略2025”在2018年推出,高技术战略不断发展,创新理念也开始了全面的变革,不仅包括技术创新,同时包括社会创新。科学、研究和创新领域的活动被视为应对全球社会挑战的能动者。高技术战略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目的是解决当代的重大社会挑战。具体来说,在2010年高技术战略中,德国联邦政府设立了十大未来项目。2014年的高技术战略进一步推进未来项目,并聚焦于六个“优先的未来任务”。今年刚刚发布的高技术战略则针对德国研究与创新政策的未来发展方向,确定了三大行动领域,第一个就是“解决社会挑战”,下设六大主题:健康和护理;可持续、能源和气候;交通工具;城市和乡村;安全;经济和工作4.0。这些未来项目和未来任务的最终目标是:努力寻找能够提高生活质量、保护生存基础、保障德国经济在全球主要市场占据竞争优势的系统化解决方案。科技与创新政策的前瞻研究植根于经济社会愿景研究与创新成果要对社会经济发挥充分影响,通常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在确定科技创新政策的方向时,通常立足于长远视角,从社会经济出发,开展前瞻性研究。欧盟近期开展的项目《地平线转折——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展望》,植根于社会经济背景,研究2035—2040年欧洲研究与创新的需求和机遇。报告先假设2035—2040年的社会经济情况,从“卫生”“安全与适应”“气候与能源”“环境与生态资源和服务”“城市化”“创新加速:人和技术会聚”“全球政治和社会背景”等7个领域出发,设想了欧洲的未来,描绘了19个经济社会的目标情境。要实现这些情境,研究与创新是重要抓手。因此,欧盟未来研究与创新政策以此为参考框架,并将其中一些研究方向在第9框架计划中予以考虑。日韩等国家在制订《科学技术基础计划》时,采用技术预测的调查结果,以此选定未来国家核心关键技术,并提供配套政策措施。技术预测同样基于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以韩国第5次技术预测为例,工作组首先收集国内外最新的未来展望资料并进行分析,推导出经济社会发展的五大发展方向和40个发展趋势。接下来从中挑选出对韩国社会经济影响较大的100个问题,对相关的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需求进行分析。由此确认到2040年需要开发的未来技术。重大使命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方式兴起当前,以经济社会重大使命为导向的新型研发管理政策正在以欧盟为代表的主要国家和地区兴起。这是因为,创新既有速度也有方向,使命导向提供了一种控制和引导研究和创新力量的方式,不仅可以刺激经济活动和经济增长,还可以找到创新的解决方案来应对最紧迫的挑战。欧盟把使命导向政策作为新的研究与创新框架计划“地平线欧洲”的着力点之一。实行使命导向型研发创新政策,将改变欧盟以往纵向主题过于宽泛、资助项目量大分散、筒仓效应明显的局面。欧盟使命导向研发创新的选择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共有五大标准。其中首个标准即是:“具有广泛社会意义”。使命应向公众明确表明,通过在欧盟一级开展雄心勃勃、大胆果敢的行动,能探索出解决人们日常生活挑战的方案。使命必须与社会关键挑战如可持续性、不平等问题、健康、气候变化、提高国家福利质量等问题相关。使命不能仅与某个成员国的民众相关、也不能仅与欧洲的一小部分人相关,而是应该惠及或鼓舞大部分欧洲人。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2030——创新促进繁荣》中指出,未来几十年,国家将会面临经济、地缘政治、环境和社会上的重大挑战。澳政府将迎来启动一系列“国家使命”项目的机遇,由政府推动大规模举措以应对重大挑战。澳大利亚创新和科学理事会建议:设立“基因组学与精准医疗国家使命”项目,推动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最健康的国家;确定一个框架,继续遴选和执行其他“国家使命”项目,潜在项目包括:恢复珊瑚礁——保卫大堡礁2030项目、氢能城市项目。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重温6年前马云单膝下跪卸任阿里CEO,一度失声哽咽【新动力人群谈创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委员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创新发展方向,不仅与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相关,其实还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密切相关。“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必须加大力度、加快治理、加紧攻坚,打好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张云勇说。“传统治理模式下的困局,其实可以通过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的运用来破解。”张云勇认为,可构建两级化“生态智慧大脑”,将区域部署和统一部署相结合,运用数字化技术和体系化信息系统为污染防治赋能,穿透行政区隔,全面提升污染防治与生态建设效率、效能,系统性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张云勇建议,要构建生态环境智能监管体系。精细化3G/4G覆盖,杜绝网络盲区,重点区域实现5G覆盖,建设面向生态治理的防护专网。广泛运用物联网、无人机、无人船进行感知,形成覆盖天、空、山、水的全天候、全时空、全感知的全域环保一体化智能监控网络。要完善政府环境管理指挥体系。从完善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跨区域、部门的河湖长(山长)信息化支撑体系,打造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协同治理,对建设、指挥过程全面数字化赋能,建设基于智能分析的生态环境监控预警、问题精准定位处理、建设精准指导优化的闭环生态治理管理体系,实现精细化管理和数据共享。要打造可持续的环保产业生态。努力提升科技创新型和绿色生态型龙头企业数量,推动传统产业向生态化转型。建立由政府、企业、公众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模式,构建集公众、社会、政府管控等数据为一体的多源“生态环境数据矿山”,以创新技术为合力,开展多元化应用系统建设,促进生态环保信息化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要持续加大数字化赋能,提升精细化生态环境治理建设服务,用创新技术手段完善传统行政管理,让政府生态治理管理工作更便捷、更高效。”张云勇说,通过信息技术和治理理念的创新,将更高效便捷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真正实现生态治理“放管服”,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